首頁 > 銳思研究 > 每周案例

銳思研究

每周案例-一次審計挖貪官 設立公司專撈錢時間:2018-03-22

2011年121日,南京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原常務副主任、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許克玉涉嫌貪污罪、挪用公款罪被提起公訴。據南京市紀委辦案人士介紹,該案涉及的50后、70后、80后三個年齡層次十余名違紀違法人員,絞盡腦汁,大肆斂財的動機各有不同,但教訓發人深省。

例行離任審計 發現諸多疑點

2010年7月,南京市科協主要負責人離任。市審計局在例行離任審計及延伸審計中發現,市科協下屬單位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和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的資金使用,存在諸多疑點,特別是以墊資名義違規從事出借資金業務,大量資金往來存在異常。

根據市紀委領導批示,市紀委紀檢監察一室經過初核掌握了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常務副主任、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許克玉涉嫌貪污、挪用公款等問題。

2010年1114日,市紀委決定對許克玉涉嫌違紀問題立案并采取兩規措施調查。在市紀委會同市公安局、市檢察院聯合專案組隨后的調查中,許克玉等人涉嫌貪污、挪用巨額公款的犯罪事實浮出水面。

涉嫌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

2011年4月,紀檢機關根據許克玉等人涉嫌犯罪的事實,將其移送檢察機關。2011121日,南京市人民檢察院以許克玉、從某涉嫌貪污罪、挪用公款罪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起訴書認定,被告人許克玉在擔任南京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常務副主任、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期間,被告人從某在擔任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便利,采取隱匿實際利息收入的方法,將上述單位在公款出借過程中產生的部分利息收入共計人民幣306.57萬元侵吞。其中,許克玉單獨侵吞54.17萬元,許克玉、從某共同侵吞245.60萬元,從某單獨侵吞6.80萬元;許克玉、從某利用職務便利,共同挪用公款138.20萬元。他鋌而走險瘋狂斂財,與手下侵吞公款出借中的部分利息306萬元。

悔過書上三點寫滿對錢的渴望

許克玉,1970年生于溧水縣一個農民家庭。1993年,許克玉從揚州工學院電子系計算機專業畢業,以省委選調生的身份到市煤氣公司工作。1995年調入市科協,20001月,還不滿30歲的許克玉就被任命為市科協辦公室副主任,副處級;2002年,被任命為市科協組宣部部長。雖然32歲就走上了正處級領導崗位,但貧寒家庭出身的他,更充滿了對金錢的渴望。

這一點,從他的悔過書中就可以看到:“表哥表弟因車禍相繼去世,留下三個可憐的孩子,生活非常凄苦,我無力資助;2005年,老父親患上癌癥,家庭無力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最后不得不放棄治療;第一次婚姻生下的女兒、第二次婚姻生下的一對雙胞胎兒子都需要撫養,讓我深感生活的艱辛和壓力,覺得沒錢真不行。

一上任就開始找錢

2007年底,市科協組織競爭上崗,被稱為錢袋子的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副主任空缺,此時許克玉擔任正處級領導干部已經五年,按規定必須輪崗。他立即向領導表明了想去咨詢中心工作的愿望,并于20081月如愿以償地當上了咨詢中心副主任,主持日常工作。

市科技咨詢服務中心主要職能是進行科技咨詢服務,其資金由市科協下撥。他上任時,咨詢中心賬面上有2000多萬元閑置資金。

2008年3月,許克玉在交通銀行工作的朋友從某打電話告訴他,說有一企業急需用錢,年收益率達8%。許克玉隨即叫面談。見面后,從某告訴許克玉,這家企業的母公司很有實力,每次最低借款500萬元,期限3個月,利率為月息2%,你可按年息8%入賬,剩下的自己揣腰包。怎么樣?

經過一番籌劃,許克玉決定向分管領導匯報。不過,匯報時,許克玉卻把明顯是違規高利借貸的性質,說成是銀行正常的理財產品,騙得了領導的同意。他立即通知從某:可以做這筆業務,先期借款500萬元,期限3個月。

4月1日當天簽約后,從某就按2%月息將第1個月的收益10萬元打入了許克玉的銀行卡。該筆借款業務,實際利率為月息5%,其中有3個點被介入此事的三名80后人員均分(另案處理),許克玉將2%的月息,按年息8%入咨詢中心賬,將其余54萬余元收入個人囊中。

做大“撈錢業務”成立擔保公司

為了放手做大業務,多撈好處,許克玉以為中小企業提供投融資及貸款擔保服務為理由,說服有關領導,由科技咨詢服務中心全額出資1000萬元,于20091月成立了南京協創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許克玉兼任協創公司總經理。并說服從某辭去銀行工作,受聘到協創公司任副總經理。

新公司剛開張,兩人就接到了一筆業務。通過親屬關系,與一家急需資金的投資公司談妥,出借400萬元,期限1個月,利率是月息4%。許克玉與從某商定,按月息1%入協創公司的賬,另外3%的利息,兩人平分。實際上,此筆400萬元借款,該投資公司并沒有如期歸還,直到當年八九月份才如數還清。月息1%的利息分8次入協創公司賬面,計27萬余元。按月息3%給付的利息計72.05萬元,被貪心的許、從二人平分,每人分得36萬余元。

之后,許、從二人采取上述手法和以個人名義向有關單位借出公款,非法攫取利息。但在向社會閑散人員任法人的某公司借款過程中,終于發生了出借2000余萬元款項無法收回的問題,還給公司造成了嚴重經濟損失。

【案例總結】

通過本案例可以看出,許某利用職務便利,采取隱匿實際利息收入的方法,將公款出借過程中產生的利息收入三百多萬元侵吞,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許某侵占挪用公款一千多萬元,單位面對如此巨大的資金虧空未能及時發現,反映了該單位存在嚴重的內控缺陷。下面將運用“舞弊三角”理論進行分析:

1.動機/壓力:從案例的細節中可以看出,許某出身貧寒,生活非常凄苦,表哥表弟因車禍相繼去世,留下三個可憐的孩子,無力資助;父親患病家庭無力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子女需要撫養,壓力很大。

2.自我合理化:許某生活非常凄苦,家庭貧寒,深感生活的艱辛和壓力,急需資金支持,覺得沒錢真不行。

3.舞弊機會:許某違規公款出借只向分管領導匯報,贏取領導信任,前中后期均沒有經過嚴格審查及后續跟蹤,這給許某后續進一步侵占公款獲取收益提供了機會。為方便做大業務,成立擔保公司,任總經理。

【解決方案】

事前控制-加強職業道德教育及事前審核

許某采取隱匿實際利息收入的方法,侵吞利息收入三百多萬元,雖然明知道這是違法犯罪的行為但是卻難以抵御金錢的誘惑,一上任就開始大量斂財受賄,說明許某缺乏良好的職業道德素養及抵御誘惑的能力。建議公司可以和關鍵崗位員工簽訂自律及廉潔聲明,特別要對自己違反申明承諾后的公司處罰事先做出接受承諾,這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警示作用,加強防范。另外,建議在大額資金使用申請前嚴格履行審批流程,不僅僅只是向分管領導匯報后就可以執行,還需要報主管領導甚至董事長審核審批方可操作。

事中及事后控制-加強檢查和跟蹤監督

許某挪用公款一千多萬元為自己謀取私利,持續多年均未被察覺,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因為離任審計被查出那么漏洞會不會越來越大?這反映了該公司風險意識不強,缺乏相應的監督與檢查機制。建議公司建立獨立的監察部門,定期或者不定期對涉及公司資金、資產等相關的流程進行檢查,如許某所謂的銀行理財產品,監察部門可對資金流向及后續收益進行跟蹤調查,那么就能夠很輕易的發現其中的“貓膩”。

11选5手机计划软件苹果版 新新疆时时开奖号码 澳门赌城手机投注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 国家正规的买彩票app 时时彩为什么改为20分钟 飞艇网页版计划 内蒙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百度大乐透最新100期走势图 极速时时杀号 大乐透2019春节停售时间 pk10赛车历史开奖记录 博格巴 双面盘50倍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管家婆四期三肖期期准期期准